企业邮箱
金投网群
招聘信息
时事新闻 新闻中心时事新闻
民企“新28条”三箭齐发 破解融资难融资贵
2019-12-31 12:02:18

    为了支持民企改革发展,国家再出重磅政策。12月2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公布。《意见》围绕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制度化的长期稳定发展环境,推动民营企业改革创新、转型升级、健康发展,提出一系列政策措施。在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意见》在信贷、股权、债券三方面提出一系列措施,其中包括健全银行业金融机构服务民营企业体系,鼓励银行与民营企业构建中长期银企关系,健全授信尽职免责机制,在内部绩效考核制度中落实对小微企业贷款不良容忍的监管政策;以及积极鼓励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在科创板上市,支持民营企业发行债券,降低可转债发行门槛;要求各级政府、大型国有企业不得违背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真实意愿或在约定的付款方式之外,以承兑汇票等形式延长付款期限等。在多位金融机构人士看来,此举将有效解决当前民企经营所面临的最大瓶颈——融资难融资贵与资金周转问题。“尽管此前相关部门推出多项措施支持民企融资,但我们还是感觉其中不少措施看得见却摸不着。”一位东部地区大型民企负责人透露。比如他们近期打算发行信用债融资,但投资银行告知民企发债融资最好要达到信用评级AA+以上,否则二级市场投资机构不大愿认购,且发债融资利率最好达到8%以上,以便吸引更多金融机构认购。在他看来,这无疑将多数民企挡在发债融资门外,因为众多民企信用评级很难达到AA+。多位银行信贷部门人士向记者指出,目前银行内部正采取措施加大民企放贷,包括多次下调内部资金转移定价以降低民企贷款利率,额外拿出百亿元专项授信额度专门用于认购民企债券或贷款。但在实际操作环节,由于业务部门担心民企坏账风险导致自身业绩考核受损,导致民企放贷购债额度依然偏低。“只要出现较大规模的民企信贷坏账,我们一年业绩奖金就全泡汤。”一位城商行信贷部门业务主管向记者说。因此,如何健全授信尽职免责机制同时并提升对民企不良坏账容忍度,依然是引导银行加大民企放贷购债力度的重要突破口。记者多方了解到,当前银行之所以不敢给予民企加大放贷额度,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民企三角债与隐性债务较多。“前些年受环保政策激励,大量环保领域民企通过PPP或EPC(总工程承包)方式承接地方大型河套治理与区域整片环保开发等项目,投资额动辄数十亿元,但民企自身资金量有限,只能依靠四处借款进行投资,一旦地方政府回款较慢,这些民企就会遭遇债务兑付风险导致资金链全面吃紧。”上述大型民企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因此,相关部门能否根据《意见》要求,尽早建立地方政府或国企拖欠账款问题约束惩戒机制,对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款项的责任人严肃问责,很大程度让银行等金融机构对民企资金周转吃下“定心丸”,从而给予相应的投融资支持,进一步改善民企融资环境。

    民企融资环境难在哪里?此前,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9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调研分析报告》显示,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依然是制约民营企业发展的最重要因素——其中,感到融资难融资贵的500强民企数量从2016年的235家增加到2018年的265家。与此同时,去年已暴露出金融风险的民营500强企业达到19家,主要是被担保债务不履约或被担保人破产,出现连带风险(11家);财务费用过高,企业现金流濒临断裂,企业面临低价转让资产或所有权的困境(6家);银行借款难以偿还,被银行断贷(3家)。上述大型民企负责人指出,这背后,是民企依然面临多方面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一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导致民企经营挑战骤增,令各类金融机构相应压缩了民企投融资额度,二是金融机构内部偏谨慎的信贷风险控制度,令民企获得信贷发债融资的难度远远高于国企;三是前些年民企采取相对激进的业务多元化布局,将大量资金投向房地产等产能过剩或政策调控行业,如今金融机构受制政策要求,不能将信贷资金投向这些行业,间接导致民企融资“遇阻”。“这导致不少民企只能换个模式寻求融资。”他告诉记者。去年以来,他身边不少民营企业家纷纷与大型企业、国企开展合作,以此增加信用背书寻求融资,但这导致部分企业融资成本反而水涨船高。比如部分国企向民企提供纾困资金并持有相应股权后,派遣员工入驻民企管理层参与日常经营管理决策(主要是基于节省企业开支需要),但此举导致民企部分产品技术升级或业务拓展项目面临停摆,反而令银行感到民企业务转型难度增加,提高了信贷利率规避风险,甚至个别银行认为民企信贷融资主要目的,是为了未来偿还国企纾困资金,而不是扩大再生产创造更高利润,因此对信贷发放持更加谨慎的态度。这位大型民企负责人告诉记者,为了拓宽融资渠道,一些民企也曾通过发行民企信用债融资。但他们发现尽管有国企作“信用背书”,但很多金融机构依然将它们视为“民企”,除非信用评级达到AA+且发债年化利率成本达到8%以上,否则不大愿投资。“不过,在相关部门政策扶持下,今年我们还是能感到银行对民企的信贷支持力度在加大。”一位环保领域民企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今年他所在的企业拿到数千万信贷资金,但他很快发现,这笔信贷资金正好用来“借新还旧”——即偿还以往的信贷本金利息,真正能投入扩大再生产与技术升级的信贷资金依然屈指可数。因此,目前他正打算运作旗下环保科技企业登陆科创板进行融资,投入到技术升级领域。值得注意的是,为了扶持民企登陆科创板获得融资发展,当前地方金融机构正采取多项措施。比如近日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决定增设“科创Q板”,面向全国科创板拟上市民企提供全方位综合金融服务,为上交所科创板储备更多上市资源。“我们一方面能为拟登陆科创板的民企提供专业培训与孵化,帮助他们更好地符合科创板上市门槛,另一方面通过科创Q板帮助这些企业先行获得一定额度股权融资,支撑其业务发展并解决融资难题。”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总经理张云峰向记者表示。

    建立优质民企增信新机制。在多位银行人士看来,要健全银行业金融机构服务民营企业体系,首先还得持续完善授信尽职免责机制,在内部绩效考核制度中落实对小微企业、民企不良贷款增加的容忍度。“尽管银行内部一直在尝试使用资产抵押、担保保证、信用评估相结合的信贷服务定价新模式,推广针对民企与小微企业的无还本续贷服务等,但鉴于各分行都被要求信贷坏账率不得超过2%,因此在实际操作环节,信贷风控部门依然对民企与小微企业放贷持极其审慎的态度,任何存在坏账隐患的项目基本都是一刀切式的回绝。”前述城商行信贷部业务主管向记者透露。因此他们内部也想了很多办法对民企贷款项目进行包装,比如将民企经营性贷款需求包装成“有大型企业担保的供应链融资项目”;将民企扩大再生产贷款需求包装成“符合国家政策鼓励的高科技研发项目”;将小微企业资金周转贷款包装成“企业家个人消费贷款”等,以协助民企与小微企业更有可能获得信贷资金支持。“事实上,风控部门很快也掌握了这些贷款包装术,进一步收紧了民企与小微企业贷款审核门槛。”他指出。资管部门也遭遇类似操作尴尬——以往资管部门会将部分资管产品资金投向民企信用债提升投资回报率,但随着民企信用债违约事件增加,引发银行多次内部发文警示民企信用债投资风险,如今资管部门已不再敢将资金配置到民企信用债,因为一旦遭遇民企信用债投资“踩雷”事件,整个资管部门一年业绩奖励可能会因此付之东流。因此,相关部门与银行机构能否尽早探索建立针对优质民企的增信新机制,以及银行内部因此放宽相应的债券投资与信贷审批门槛,将很大程度改善民企的融资环境。“目前,我们也在与地方政府所设立的中小企业风险补偿基金开展合作,通过坏账风险共担的方式(银行承担40%信贷损失,基金承担60%损失),加大针对民企的联合信贷投放力度。”一家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部门负责人向记者指出。但他发现,鉴于尽可能减轻坏账损失的需要,目前这类联合信贷产品主要投向当地收入稳定增长且产品技术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民企,很多尚处于技术研发与产品孵化的民企依然被拒之门外。他认为,“要加大信贷力度改善民企发展成长环境,不能聚焦锦上添花,还得做好雪中送炭。”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12.24





友情链接:顺彩彩票  幸运飞艇下载  秒速赛车彩票登陆网址  国民彩票官方网站  亿豪彩票网  秒速牛牛网址平台  幸运飞艇彩票网址平台  亿家彩票  久游彩票  快乐飞艇官网登录